/ EN
/ EN

新聞中心

NEWS

>

送戰友

2020-07-15

分享到:

在非洲的清晨醒來,看到普冷國際公眾號東魁楊梅配送的新聞,萬里之外,很為帶隊創業的老領導和即將加入這個團隊的戰友們高興。這種喜悦是清澈通透的,彷彿有楊梅的清香。


兩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,和行業內的老領導見面,瞭解老領導離開體制內開始新的創業。很佩服老領導的勇氣,“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”,但做到知行合一談何容易。對於工程項目物流板塊,老領導和他帶領的團隊,如行業內的日月之光,賦予傳統業務如此多的創新,突破了很多體制內的諸多不可能。


深入交流後,不但受到很多啓發,更有了資本層面合作做強的一些想法。然後很快進入到了商業談判環節,歷時半年,偶有波折但進展順利,最終確定了黃浦江遊船上香檳痛飲的時間表。簽字的最後一刻,由於一些外部不可控的原因,項目未能最終簽約,有些遺憾之外,更多的是反思、領悟和感恩。頻繁的上海之旅,陸家嘴黃浦江邊的會議室內,好像沒有真正關注過江景,現在回憶起來最深的印象只有日式盒飯。多輪的談判中,無論是和風細雨,還是劍拔弩張都成了美好的回憶。


因為最初的資本合作計劃,幾位非常優秀的同志陸續加入了盛倫團隊,盧妍靜、鄧哲、孫洛娃,還有楊世佳等。一年多的共同戰鬥,不但有擊手相慶的高光時刻,更多的是默默奉獻的負重前行,這些都成為我們彼此不可磨滅的共同回憶。也是因為資本層面的原因,幾位同志按計劃陸續離開加入普冷團隊,我想我們除了祝福,更多的是思考、學習和感謝。


認識妍靜同志有十幾年了,重逢後我們還笑談了最初的合作第一個“大磨”項目。妍靜老家在東北吉林,不但有東北人的堅毅,也有南方人的聰慧。她接手中國交付中心後,在關鍵時候她展現了擔當。記得妍靜主動提出要把中國交付中心的收付款全部交給她的時候,我心裏很高興。信任是彼此的,也是可以被互相激勵的,妍靜同志有奮鬥精神,她主動請纓,我們一起去南方拜訪某個重要客户,到了後就是熱烈的商務談判,晚上就是一頓熱情的大酒,這是盛倫同志們熱愛上習酒的開始。第二天早晨七點我們第一班飛機要趕回北京,我看妍靜臉色有些蒼白,問她要不要延一班飛機。她説早上起牀還是有些打晃,站了幾分鐘就好了,沒問題。在日常工作中她也是如此,和顏悦色,無論任何環境和壓力能夠處亂不驚。她的辦公室,門永遠是打開的,窗簾永遠是打開的,導致我一度也不好關自己的辦公室門了。除了團結同事,她也是真心關懷和支持同事成長,更為可貴的是她不畏矛盾,能夠面斥其過,這是盛倫幹部罕見且必須要學習的。有位她的直接下屬,工作中有重大失誤,她除了嚴厲批評外,立即給予了降職降薪的處理,更以身作則對自己做了罰款處理的決定,中國交付中心頗受震動。這位被批評的同事雖然比較震驚,但最終做了非常堅決的表態,“我從哪裏跌倒,也從哪裏站起來。”公平、正直,這是領導者珍貴的品質。


印象中她好像沒有怎麼勃然大怒過,最大的憤怒好像也只是冷眼相對。後來喝酒聊天中瞭解到,她的和顏悦色,只對於客户,對於同事,對家屬則相反,於是乎,我瞬間很是釋懷了。


鄧哲同志是我的大學師弟,從體型和臉型上來看,都有一脈相傳的氣質。我和鄧哲的第一次相識,在華商大廈樓下的一個小餐廳,為了能夠多聽一些實話,倆人喝了一瓶茅台。在我微醺之時,鄧哲已經大醉,幾乎現場直播,所以第一次未能徹底成功交流。然後就是鄧哲前往莫桑比克赴任。幾個月內,除了要錢,他很少找我,我也樂的清閒。莫桑當時剛剛經歷過颶風,條件比較艱苦,我們的宿舍屋頂被掀掉,團隊一個月都住在辦公室,睡在地上,團隊成員們都在咬牙堅持。鄧哲臨危受命,很快的一段時間,我發現莫桑的變化逐漸體現。公司租用的生活基地,有了用鐵絲網圍成的小院,還多了兩個車隊報廢輪胎做成的鞦韆。每天晚上,酒量不大的他,總是能夠把團隊幾個酒量不錯的同事灌得七葷八素。為了能夠取巧,他不惜實驗調試各種雞尾酒,反覆測試每位同事的短板,然後有針對的搞定之。這樣幾個月後,在他所謂“我什麼也沒幹”的煙霧彈下,莫桑的業績上去了,士氣上去了,他帶隊前往津巴布韋開拓的低值礦產品進場了,併成為公司的一個重要業務。我記憶很深的是,鄧哲非常鼓勵年輕人與外界接觸,他提議劉文強同志前往首都馬普托,參加羽毛球比賽,多與商會互動。逐漸的,我們莫桑公司,不再是貝拉公司了。


鄧哲同志熱愛生活,熱愛美食,生活作風一塵不染,這都是他的優秀品質。他因為在家裏的地位原因,善於做菜,自己解釋則是喜歡做菜。鄧哲曾帶我去貝拉市裏的一家葡萄牙特色的餐廳吃Brunch(翻譯成中文,就是早飯不讓我吃,早中飯湊合合一頓)貝拉市中心噴泉廣場邊,水是多年前就不能噴了。我們坐在在街角的一張桌子上,身邊都是“嗡嗡”飛的寵物,鄧哲點了花生醬三明治,奶茶和葡式蛋撻,大方的建議我隨便點菜,他買單。我罕見的體會到了航運人的美好,喧鬧中的平靜和感動。他請我吃的那頓飯,一共六個蛋撻,他吃了四個。


在幾位同事倒計時,即將奔赴新的戰場的時候,我的確沒有董事長的豁達和胸懷,我心中很不捨,還有些惱怒,頗有些被人上下其手的痛灼感。今天看了楊梅,我覺得徹底釋然了,生活中有變化,有不可能和不可抗力,但更有無數可能,在不遠的未來等着我們,再次衷心祝福,我熱愛的這幾位同志戰友。


最後,用上次開會歡送妍靜的詩來做結尾吧,雖然鄧哲的現場朗誦,幾乎使我喪失了對文藝的熱愛,“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,就把祝福別在襟上吧,而明日,明日身在天涯,心在咫尺。”


盛倫物流CEO

姜維明

2020年6月9日於贊比亞


返回